〖戏楼〗开门千山白俯仰同一照。

【2020-12-24】

  深秋,沉醉的黄昏,给书桌连同那张躺得优游自在的物理卷烫了一层油亮。窗下,倦乏得一任树皮驳落的老梧桐应一应风,挽住了最后一缕夕阳。

  她一抬左肘,撂荡在与肩平的窗台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笔。她盯着那笔,觉得就像根杠杆,跟那支被物理老师挫骨扬灰的粉笔一样讨厌。

  那堕落的渺音,被渐寒的秋意扶平。床板“咯吱”响了一声,素被覆顶,蒙作一堆早雪。

  [杏袂微举,漏一段细润温腻的藕臂,正挑那檠上一点烛芯子。四下幽谧如渊,不由紧了紧白狐窄裉袄,便听那轻匀履音益近,玉燕喜得亦跳了一跳,双鬓隔香觑她笑]您来啦——夜深且寒呐。

  [荔腮更染淳胭,人浮于惊惶之上,忽闻馨风一滞,乃知凤章意阻,堪堪避此一遭。却早澄目半濡,鹂声噙露]娘娘掌掴妾,可似雨打浮萍呢。